+7 (495) 380-19-84
该邮件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下订单

Provide us with your phone number

下订单

Your callback has been sent sucessfully

Error

That captcha was incorrect. Try again

  • «Langvey» 轻水

    饮用水生产创新

    «Langvey» 轻水 – 低氘原子特级饮用水。


«MKT ICEBERG» 有限责任公司生产以下类型水产品:

特级 Langvey 125
«特级 Langvey 125»
养颜 Langvey 100
«养颜 Langvey 100»
运动 Langvey 80
«运动 Langvey 80»
健康 Langvey 60
«健康 Langvey 60»
长寿 Langvey 50
«长寿 Langvey 50»

名称中的数字表示水中氘剩余含量ppm。

聚乙烯瓶装水有0.5和1.0升包装,或玻璃瓶0.5升包装。根据订单要求,“Langvey”水可灌装5升,10升和18.9升。

«Langway»水特点

在瓶装水和天然水中,氘含量在89ppm(南极冰川融化水)到156ppm(海水)足够宽泛的范围内变化。

在某些天然水和瓶装水中重水(氘)的含量

根据技术调控(财务会计局“莫斯科州国家标准计量与试验地区中心”)水同位素成分测量国家方法,«Langway» 每批水经联邦机构分析。


  • 影响

    在长期饮用情况下,«Langvey»水可去除体内氘,并在体内形成低氘环境。饮用轻水2-3个月后,«Langvey»水将降低您体内的氘含量,达15-40%,有益地影响体内各个系统的工作。

    在每天使用“养颜Langvey”和“健康Langvey”轻水1.5升情况下,人体血浆中氘含量变化表
  • 好处

    低氘介质提高身体耐外界环境有害作用的能力,从而降低对器官的影响。

    科学家们证实,该介质提高细胞和整个器官对不同自然属性¹˒²˒³˒⁴˒⁶˒⁷˒⁸˒¹²˒¹³˒¹⁴的耐性:

    其中 施用510.0毫克/公斤环磷酰胺后的小白鼠饮用不同饮用水(检验)或“Langvey 60”轻水(试验)存活14个昼夜。莫斯科赫尔岑肿瘤科研所谢尔盖耶夫N.S.教授提供数据

    从器官部分划分出氘超出癌基因表达 1.7到4.2倍。

    饮用轻水(试验)和自来水(检验)的小白鼠采用致癌物质48小时后,胸腺(免疫系统主要器官)上显现癌原物质。 硕穆莱教授数据

    在实验组中(饮用轻水)人工被传染肺炎(S.P)的经辐射小白鼠的存活率高于检验组(蒸馏水)小白鼠存活率8倍。

    饮用轻水的检验组和实验组被传染
  • 纯度

    您的健康 – 是15-30% 遗传及0-85% 外界环境,且首先是,饮用水和食物。关于影响健康的有害杂质,饮用水的高纯度是良好的健康和长寿的保证。

    «健康 Langvey» 水(60 ppm)和 «长寿 Langvey» (50 ppm) – 最洁净的饮用水。

    健康 Langvey 60
    «健康 Langvey 60»
    长寿 Langvey 50
    «长寿 Langvey 50»

    外界环境严重影响人体健康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大量毒素物质的影响。不同的毒素通过呼吸的空气,吃进去的食物,水及经过皮肤作用于人体。花费大笔费用治疗因毒素物质影响人体器官而导致的疾病。中毒可能激发各种疾病发展,如慢性疲劳综合征,大脑功能障碍,肿瘤疾病及文明病严重(高血压、糖尿病等)。

预防肿瘤疾病

长期饮用轻水 «Langvey» - 有效预防肿瘤疾病

轻水 «长寿 Langvey» (50 ppm) 降低器官内氘含量35-40%,导致 :

  • 有效抑制癌细胞扩散¹⁵˒¹⁶ ˒¹⁷˒¹⁸ ˒¹⁹ ˒²⁰ ˒²¹ (不影响健康细胞生长)
cancer cells in tap water (150 ppm)

cancer cells in deuterium depleted water after 48 hours (75 ppm)
cancer cells in deuterium depleted water after 48 hours (50 ppm)

在某些天然水和瓶装水中重水(氘)的含量

从事新抗癌方法研究的多所研究院的中国科学的研究显示,低氘水抑制鼻咽癌细胞生长和扩散,与此同时,不抑制健康细胞的生长 ( Wang H., Zhu B., He Zu., Daia Zh., Huanga G., Lia B., Qina D., Zhanga X., Tiand L., Fangc W.,Yang H. Deuterium-depleted water (DDW) inhibits the proliferation and migration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cells in vitro.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2013; 67: 489–496).

作业中,采用最先进的细胞分析方法(噻唑蓝比色法,流动血球计数法,荧光免疫检查法等一系列其他方法),分析了低氘(50, 75和100 ppm)介质对鼻咽癌细胞扩散的影响。试验过程中发现,低氘介质有效抑制鼻咽癌细胞的扩散。

48小时后,在低氘100, 75 和50 ppm介质中,鼻咽癌细胞扩散抑制程度与正常氘介质比相应的为21.45%,32.54%和40.25%。相反,与正常氘介质相比较,在低氘介质中МС3Т3-Е1线正常前成骨细胞(正常细胞)增生(扩散)速度提高。


预防糖尿病

长期饮用 «Langway»水 – 有效预防糖尿病

«健康Langway»轻水 (60 ppm)降低器官内氘含量30-35%,导致

  • 葡萄糖和糖化血红蛋白⁵ ˒ ⁹ ˒ ¹⁰水平正常化 其中,2型糖尿病患者。
  • 提高细胞对胰岛素⁹的敏感度
  • 改善整体自我感觉⁵
  • 改善整体新陈代谢⁵

服用轻水四周疗程后,II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症曲线指标在服用葡萄糖后2个小时与健康人的指标一致。

在服用葡萄糖后2个小时后, II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症曲线指标动态(俄罗斯康复医学与疗养科学院内分泌科。数据来自医学博士,教授图罗夫E.A.,医学副博士,副教授戈洛瓦奇A.V.

在SOMLYAI G., MOLNÁR M «Effect of subnormal level of deuterium on glucose tolerance, serum HDL- and Na+-concentration» 作业中,提供90天的公开临床前研究结果,判定低氘水对志愿者对胰岛素的敏感度的影响。一组11位志愿者中葡萄糖代谢明显增加。

服用含低氘水后葡萄糖代谢动态(毫克/公斤体重/分钟)服用含低氘水后葡萄糖代谢动态(毫克/公斤体重/分钟)SOMLYAI G., MOLNÁR M., SOMLYAI  I., FÓRIZS I., CZUPPON  G., BALOG K., ABONYI  O., KREMPELS K.


研究

  1. Bild W, Stefanescu I, Haulica I, Lupuşoru C, Titescu G, Iliescu R, Nastasa V. Research concerning the radioprotective and immunostimulating effects of deuterium-depleted water. (低氘水的放射防护及免疫刺激特性研究).Rom Journal of Physiology. 1999. Vol. 36. N 3-4. P.205-218.
  2. 谢尔盖耶夫N.S.,斯维里多夫Y.K. “低氘水对小白鼠细胞生长抑制剂毒性作用影响研究” 2003年,赫尔岑莫斯科肿瘤科学研究所报告
  3. Т. N. 布尔津纳雅, V. А. 博普林斯卡娅, А. S. 切尔诺比亚特克, I. N. 格里果里扬。轻水对Xenopus laevis嗅觉系统颜色引出动态的影响// 水: 化学与生物 2011.-№ 9 — C. 86-91
  4. 拉克夫D.V. 等人。 低氘和180O氧气水对伽马辐射后光受损发展的影响//航空航天及生态医学, 2007年, 41篇. №3 36-39页。
  5. 图洛夫 Е.А, 格洛瓦奇 А.V «LONGWAY»饮用轻水临床试验结果报告。俄罗斯康复医学与疗养科学院。2003年。
  6. T.Strekalova, M.Evans, A.Chernopiatko,Y.Couch, J.Costa-Nunes,R.Cespuglio, L.Chesson, J.Vignisse, H.W. Steinbusch, D.C. Anthony, I.Pomytkin, K.P.Lesch 水氘含量增强抑制承受性:与血清素有关的潜在机制作用。 Department of Pharmacology, Oxford University, Oxford, UK .// Behavioural Brain Research 277 (2015) 237–244⁷
  7. U.Е. 西尼亚克。 含可变同位素成分的水:回收率及水生物医学特性。 西尼亚克 U. Е., 格里果里耶夫А.Y.。俄罗斯科学院生物医学问题研究所-俄罗斯联邦国家科学中心,莫斯科
  8. А.B. 里斯岑, М.G. 巴雷舍夫, S.S. 智马科等人。非特殊保护系统不同功能状态下,低氘水对实验室动物器官的作用 //生物物理, 2014年, 59篇, 4卷, 757–765页
  9. G. Somlyai, M. Molnár, others Effect of subnormal level of deuterium on glucose tolerance, serum HDL- and Na+-concentration (低氘对葡萄糖敏感性的影响,对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及血浆中Na+浓度的影响 //Health Science,2014, 58/1, 104-123
  10. M. Molnár, K. Horváth, T. Dankó.Effect of deuterium oxide (D2O) content of drinking water on glucose metabolism on STZ-induced diabetic rats. Proceedings of the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unctional Foods in the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Metabolic Syndrome 154-155. 2010
  11. Daiana Silva Ávila, Michael Aschner, others. «Anti-aging effects of deuterium depletion on Mn-induced toxicity in a C. elegans model».(« C. elegans型氘缺乏的抗衰老作用»). Toxicology Letters 211 (2012) 319– 324
  12. 拉克夫 D.V., 叶罗费耶夫 L.М., 格力果林科 D.Е.等人。低氘同位素水和氧对低剂量γ-辐射射线伤害发展的影响。放射生物学,放射生态学。 2006. 篇 46. № 4. 475–479页。
  13. 拉克夫 D.V., 费多林克 B.S., 西尼亚克 U.Е. 可变化同位素成分水对实验动物射线伤害发展的影响//学问论文,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科学院生物医学研究所俄罗斯联邦国家科学中心
  14. Gyöngyi Z, Somlyai G. 氘浓度降低可能导致获得癌原者C-myc, Ha-ras 和p53基因表达降低 // In Vivo. 2000. V.14. N.3. P. 437.
  15. Cong F.-S., Zhang Y.-R., Sheng H.-C., Ao Z.-H., Zhang S.-Y., Wang J.-Y.低氘水抑制鼻咽癌细胞繁殖及扩散In vitro. // Experimental and Therapeutic Medicine. 2010. V.1. N.2. P.277-283
  16. Krempels K., Somlyai I., Somlyai G. 因肺癌癌细胞转移到脑髓的4位患者使用低氘水影响的追溯评估// Integrative Cancer Therapies. 2008. V.7. N.3. P. 172—181
  17. Krempels K., Somlyai I ,经对一般治疗方法补充的氘贫化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的存活率追溯研究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Therapy, 2013 1(8): 194-200
  18. Feng-song Cong, Ya-ru Zhang, Hong-cai Sheng, Zong-HuaAo, Su-yi Zhang and Ju-yong Wang. 低氘水延缓肺癌细胞生长。 Experimental and therapeutic medicine 1: 277-283, 2010
  19. Zoltan Gyongyi, Ferenc Budan, Istvan Szab´o, Istvan Ember, Istvan Kiss. 低氘水对肺癌患者存活率及小白鼠肺部Kras, Bcl2, Myc基因表达的影响。 Nutrition and Cancer, 65(2), 240–246, 2013
  20. Andras Kovacs (安德拉斯·科瓦奇), Imre Guller (伊姆列·古列尔)1, Krisztina Krempels (克莉丝汀娜 · 克列穆别里什), Ildiko Somlyai (伊利吉克·硕穆莱), 氘含量降低可以延缓前列腺癌发展, Journal of Cancer Therapy, 2011, 2, 548-556
  21. 可证明氘贫化抗癌效果的临床前及临床数据 G. Somlyai, B. Javaherib, H. Davaric, Z. Gyöngyid, I. Somlyaia, K.A. Tamaddone 及L.G. Borosf// Biomacromolecular Journal Том 2, № 1, 1-7, 2016年6月。